受贿风波后的万泽:国资减持,老板娘入场

曾树佳 2021-06-24 09:20:57 来源:乐居财经

  “企业的最大危机和挑战,不是来自于外部,而是来自于内部;不是来自于竞争对手,而是来自于自己。”林伟光在万泽集团的官网上,写下了这段话。

  他对此深有领悟。多年来,林伟光横跨医疗、地产等多个领域,收购了上市平台万泽股份(000534.SZ),进行过多轮资产腾挪,却没有收获到预想的业绩。

  企业的发展曲线,与林伟光个人的浮沉,是密切相关的。他曾因地产受贿案而处在风口浪尖,曾因收购资产而缠上官司,曾因投错项目而陷入亏损……凡此种种,都影响着万泽集团航向的偏差。

  后来,他找到了援手,为万泽股份引入了国资股东“江西赣江融创投资有限公司”(下称“赣江融创”),获得真金白银。

  不过,6月21日,赣江融创却通过大宗交易,减持万泽股份462万股,持股比例从10.55%降至9.55%。不知道这是否为纯粹的高位套现,但无论如何,林伟光接下来都需要拿出向好的成绩单,提振投资者的信心。

  这是摆在他与妻子杨竞雄面前,一道待破的难题。

 神秘“老板娘”登场

  在国资减持万泽股份的11天前,林伟光在万泽集团的受益股份由100%下降至84.14%。而在股权关系上,万泽集团持有万泽股份42.01%股权。

  追溯股权可知,万泽集团由深圳市万泽实业有限公司(简称“万泽实业”)、林伟光分别持股79.3%、20.7%。原本,万泽实业也由林伟光全资持有,他曾拥有万泽集团100%的受益股份。

  6月10日,深圳市前海万泽创新投资基金有限公司(简称“万泽创投基金”)进入万泽实业,拿走40%股权,林伟光持股从100%降至60%。这也导致林伟光在万泽集团的股份有所下降。

1

  肥水不流入外人田。由于林伟光、杨竞雄夫妇,各拥有万泽创投基金50%权益,因此,林伟光转出来的万泽集团股份,实际上归到了妻子杨竞雄名下。

  关于夫妻二人的创业历程,网上并没有太多的公开资料。

  外界只知道,1995年前后,林伟光进军医药、地产领域,设立了第一家零售药店、启动了“泰和花园”等地产项目,后又拓展高温合金新材料业务。

  杨竞雄是中欧商学院EMBA、药剂师。虽然她没有在集团的任何一家地产公司中任职及持股,但万泽旗下的多家医药连锁公司里,却常常出现她担任法人、高管的身影。显然,她是林伟光医药板块的左膀右臂。

  作为林伟光的配偶及一致行动人,她一直在上市平台万泽股份的财报中承诺:“若林伟光个人出现履约能力不足之时,她将以其控制的全部境内外产业,及个人财产作为履约的保障”,彰显其“共进退”的态度。

  杨竞雄的一举一动,都能牵动投资者的神经。2014年11月11日,她卸任万泽股份董事隔天,上市公司的股价立马跌停。

  十几年前,万泽集团收购上市公司汕电力A的29%股权,成为其大股东,后将其正式更名为万泽股份。借助上市平台,林伟光开启了一系列的资产腾挪,将地产业务推向资本市场。

  然而,后来林伟光在地产路途中多有梗阻,2016年前后还因为一宗项目的受贿案,而被卷入其中。风波过后,林伟光决定将自己热衷的地产业务,从上市平台剥离下来,为其起家的医药业务腾出位置。

  2019年3月,万泽股份将地产公司常州万泽天海100%股权、北京万泽碧轩69%股权,与万泽集团的内蒙古双奇药业股份有限公司(下称“内蒙双奇”)100%股权进行置换。

  内蒙双奇是一家以研发、生产、销售人体微生态制剂为主的生物制药企业,杨竞雄在其中担任董事。交易完成后,上市平台正式挥别房地产。

  该交易的盈利承诺期间为2018至2021年度,万泽集团表示内蒙双奇在相应时间内,实现的扣非净利润将不低于8100万元、9558万元、11278万元、11950万元。这将变相加持上市公司的业绩成色。

  贿送官员百万改地块性质

  林伟光曾为了给地产项目寻找开发的“捷径”,陷入到一场风波中。

  深圳市玉龙宫实业发展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玉龙宫实业”),是万泽旗下的地产公司,对应的项目为深圳福田区的“云顶香蜜湖”。

  2006年末,林伟光曾给予深圳原国土局局长张士明200万港元,托后者为项目提供帮助,让地块加速由林地转为住宅用地。

  后来如愿以偿。“云顶香蜜湖”由8栋高层洋房和11套联排别墅组成,依山傍水。2012年,项目一期开盘,均价为4.6万元/平方米,远高于当年深圳新房1.89万元/平方米的成交均价。

  在2011年至2014年期间,“云顶香蜜湖”是万泽股份最重要的收入和利润来源。期间,共产生实际营业收入22.53亿元,净利润为5.2亿元。

  只是后来张士明落马,这项暗中的交易被公之于众,也把万泽集团推上了风口浪尖。林伟光迫于压力,甚至提交了书面辞职报告,辞去在万泽股份的所有职务。

  他身上的地产纠葛,还不止于此。

  今年4月,万泽集团因一项目纠纷,被北京市大兴区人民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。

  2012年,万泽集团曾通过债权转让的方式,低价获取大连实德集团有限公司(下称“实德集团”)持有的天实和华置业(北京)有限公司(简称“天实和华”)99%股权。但实德集团认为它是非法获取。

  经过一番交涉,万泽集团最终答应将天实和华99%股权,返还给实德集团。但后来它仍继续实际占有、控制天实和华的全部资产。于是,天实和华继续提起上诉,法院再次判定万泽集团理应归还。

  按照万泽自己的说法,天实和华三幅地块期初评估价格为3.15亿元,后经过其多年经营,该部分资产的评估价,已提升至35.14亿元。

  若这种说法是真实的,那万泽集团可谓是赔了夫人又折兵,损失并不小。

  在重仓地产的这些年,林伟光还曾斥资2.1亿元,入股西安新鸿业投资发展有限公司(简称“西安新鸿业”),希望通过它打开西安地区市场。

  但此后在建项目陷入了停摆状态,万泽向西安新鸿业提供1.5亿元的财务资助,也逾期难收回。最终,部分回款只能靠北京绿城投资有限公司承债收购。

  地产业务的起伏之中,2013年,万泽股份的业绩也曾迎来高光时刻,该年度其营业收入达11.22亿,归母净利润也有过亿的体量。

  由此,林伟光进一步提出公司的发展“蓝图”:以房地产开发为主业,依托各类资源,大力推进主业发展;以住宅项目开发为主,带动商业地产、写字楼开发等业务的拓展。

  但后来万泽股份的营收又逐渐走低,直至2018年才有所好转。只是,在经历了人生与业务的跌宕之后,他已对房地产失去了信心,将其从资本市场上推下。

  引战途中泄密内幕交易

  为了在转型过程中提振信心,林伟光决定寻求外援。

  早在2018年10月,赣江新区经开组团管理委员会、万泽集团等签订《战略框架协议》,约定赣江新区经开组团,将指定第三方公司,受让万泽集团持有万泽股份的5%至10%股份。

  这本是一桩好事,但林伟光又横生枝节。他在内幕敏感期内,与广州道恩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李正春,保持着频繁联系。

  据悉,他们微信通话15次、成功5次,后李正春控制使用“新里程基金”账户,在特殊时期累计买入万泽股份563.96万股股票,成交金额6204.14万元。因为违规,李正春被罚款20万元。

  所幸引入国资没有受此影响。隔年3月,交易落锤,万泽集团宣布与赣江融创,签署股份转让协议,将其持有的万泽股份10%股权,转让给后者,对价为4.99亿元。

  赣江融创与孙宏斌并无半点关系,其股东由赣江集团有限公司间接持有,最终的实控人为赣江新区管理委员会。

  依彼时公告所言,赣江融创是为了响应 “映山红行动”的号召,吸引上市企业走进江西。

  该年末,赣江融创再次以2408.12万元,增持万泽股份,持股比例提升至10.55%,继续位列第二大股东。

  但于今年6月21日,赣江融创却通过大宗交易,减持万泽股份462万股,持有其股权的比例,从10.55%降至9.55%。

  当日,万泽股份的股价为14.35元/股,为2月份以来的最高值,赣江融创或许是基于高位套现的想法,但也有可能是它对万泽股份的信心不足。

  第一季度,万泽股份营收1.39亿元,同比下降18%;实现归母净利润4406.07万元,同比减少2.36%;在手现金2.73亿元,同比下滑24.01%。这张成绩单并不亮眼。

  至今,林伟光仍保持着宽广的人脉。

  比如,他旗下的万泽集团,持有深圳市同心投资基金股份公司(简称“同心投资基金”)3.62%股权。

  同心投资基金有57位股东,汇聚了深圳的不少行业大佬,京基、钜盛华、中洲、鹏瑞、香江集团等,都位列其中。该平台旗下有19家对外投资公司,在不同领域延伸着投资触角。

  身在圈子里的林伟光,想必也能从中受益。只是,无论是引援还是投资,他都需要将万泽集团、万泽股份的业绩,更好地呈现出来,以此赢得更大的生存空间。


扫描上方二维码,关注中房网公众号

企业信用
统一社会信用代码:91440300192181490G
统一社会信用代码:913100001334763603